记叙/抒情文
《终点》

《终点》



终点,如海市蜃楼般,看似近了却又突然远了。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前奔跑,向前奔跑。半程马拉松。我惊异报名时我那傲慢,志在必得的表情。我虽从未完成过二十公里以上的长跑,这次却立志跑完全程。而这一时自大,这一时冲动,使我深陷于此刻的迷惘中。



我渴望用幻想与勇气一针针、一线线细细密密地把梦缝成满天云锦,却不想自己却被网住于此。我究竟是谁?我究竟值不值得这样去做?我一遍一遍地问自己。汗与泪交织,湿透了我的衣衫。我托起最后一丝力气向前,我不甘心就此为至。抬头望见绚烂的阳光,猛然见这如火的夕阳余晖中,一个壮士摇摆着双臂,奔跑着扑向那一片绚烂之中,如凤凰涅槃一般的壮美。



那是夸父吗?我惊叹于夸父逐日的盖世勇气,也惊叹于夸父地崩山裂而毫不变色的决心,更惊叹于他那至死不渝的恒心。但神话终究是神话,神话教导人的是一种精神,而苦甜的现实告诉我们,量力而行是成功的第一要诀。望着那若隐若现的身影,我不禁苦笑了。



疲劳与孤寂如恶魔般吞噬着我的全身。也许,从一开始我就注定了要失败;也许,我真该放弃了。正如夸父逐日,千年来美丽的励志传说,对于夸父来说,只是一种无奈的徒然——如我一般,渴望做一只胜利的乌龟,却没有考虑到现实中肯拱手以金牌相让的慵懒兔子是少之又少;渴望做一只自由飞翔于云端的纸鸢,却常常忽略掉了身后的那根细线。



但我实在是不甘心就此为止,不甘心失败在自己的那双不认识自己的手中。心在剧烈地跳动,脚步在沉重地拍打着这跑道。我奋力直追,却发现自己竟越跑越慢,越跑越慢。终于,扑通一下,我跪在了眼下的终点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仿佛世界因为一场马拉松而缺了氧。



前方的夕阳,绚烂无比,美丽极了,阳光直勾勾地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的泪水流了下来,是感动,是满足。医护人员将我搀扶至一旁,我坐在跑道边的休息位上,心中有说不清的压抑与轻松。你说我后悔了吗?有一些吧。我把自己想像得过于伟大,站在高台上欲以双翼搏长空,却被自己笨重的身体拉拽着重重摔在了地上。人确实需要安谧诗作中写的那样“捧着一尾小鱼,小心翼翼”,但只要适度地把握住自己身后的那根细线,人生就不会令人充满悔意。



望着这在天地间铺开的无尽绚丽,我双手合十:愿我拥有夸父的执著精神与他未拥有的认知自我的睿智吧。



将文章分享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