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叙/抒情文
《门一直开着》

《门一直开着》





记忆之轮飞速旋转着,搜索着过往种种。闭眼,回忆,往事如烟;定格,播放,此事难忘。



考试受挫,心中越加抑郁。某个星期六。妈妈突然说带我去佛庙,求佛保佑我学习天天向上。本无去意,但一想到考试,我就难受,想着宁可信其有,便跟去拜拜,心里还真希望佛可以显灵,以了解我抑郁的心情。



阴雨,世界灰白,长途颠簸,终于抵达。雨细而密,这潮湿阴沉得天气,极是呼应我此时不适的心情。阳光明媚的老妈与郁闷沉沦的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她雷厉风行,刚跨过门槛就急着去买香,置我于百转千回中不顾。于是我便一人漫无目的地闲逛。闲庭信步中,来到灯火阑珊之处,这里应该是属于寺庙一隅吧,低矮的房子,古朴素雅。少了寺内游人得络绎不绝,但也清净得让我感到舒适。环顾四周,只有一尊笑得极开怀的佛像和一个极为抑郁得年轻人。



我低着头,踢着地上的水行进着。我心中越发地憋屈,我一直走着,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小门,门很矮,红色的漆已开始剥落,估计有些年头了。门栓上锈迹斑斑,门链看上去却很是显眼,锃亮锃亮的,错杂地来回缠绕着,千丝万缕,恨不得把整扇门都封锁起来。



我抽出裤袋里的两只手,想去推,但又在半空中停住了。明眼人都知道,是锁了的,推了不也只是自讨没趣。我这样想着,又将两只手放回口袋之中。站在门前,我注视着这门,正欲转身离开,一个尼姑出现在我眼前。



 “为什么不试一试?”她微笑着问。



 “没什么好试的,结果早已知晓。”我面无表情地走。



 “谁说它一定是锁的呢?”于是我转身,往回走,木讷地盯着她,她微笑点头,示意我动手。我慢慢抽出手,用了推了一下粗糙的门面。门链利索地滑落,掉了下来,眼前是一片碧绿且豁然开朗的菜园。“年轻人,跨过这道障碍,前面便就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了呀。何必执着于眼下烦恼带给你的痛苦,而不是试试推开门把?说不定门一直都开着呢?”她微微笑,拍了拍我的肩后便走开了。



语毕,我犹如当头棒喝,更感佛祖真的显灵了。是啊,又何必画地为牢,不走出自己的阴影及痛苦,说不定门就一直开着,只有迈开脚步,我就能跨越一层又一层的障碍呀!



将文章分享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