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叙/抒情文
《我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我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当儿子的眼角流出晶莹的泪时,我全身忍不住激动地抖着……就在当下那一刻,我做了个决定……




“林太太,我明白您现在十分沮丧,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更何况您的儿子身上多处器官仍可移植到他人身上!想一想,他的心脏、肾脏、肌肤组织和眼角膜可给予多少有需要的人一线生命的曙光!”黄医生站在病床边解释。不过,纵使他说得再天花乱坠,也无法感动我这颗已为儿子变得支离破碎的心。




阳光透过窗帘,落在面如死灰的儿子脸上。看!他的呼吸是那么均匀、有规律,他的面容是那么的和谐安详。他哪一点看起来像脑死的人呢?不!此刻的他,正畅游在酣睡的梦乡里,正喝着我为他熬煮的汤,阅读着我为他买的书本。我一想到我一心栽培出来的儿子,如今将被四分五裂地剖开,我心如刀割。毕竟是怀胎十月的孩子,他身上的每一寸都是我的心头肉啊!我不禁握紧了拳头。大怒:“谁都不许动我的儿子!”,随后便大步迈出病房。我怎么忍心让他的生命了结于我的手中?他可是前程锦绣!我优秀的儿子啊!

医院里,除了白色,还是白色。或许是工作时间的关系,偶尔只见到几位行色匆匆的护士忙进忙出。我在行尸走肉的情况下,于医院走廊徘徊良久。无意中,我经过一个敞开的门。不经意地望进去,却看见这一幅情景:一个男人趴在病床的一边,病床上的小男孩吃力地往另一边的桌子伸手去,却一直触摸不到桌上那包纸巾。我径直闯入,把纸巾塞进小男孩手里。



光头的小男孩样貌憔悴,却掩不住讶异的神情,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上下大量着我,终于扬起嘴角,向我报以一个腼腆的笑容。我的脸热了起来。

“这是你的爸爸吗?怎么睡在这儿?”

小男孩扯出一张纸巾,擦拭男人的眼角。我恍然想到,男人脸上发亮的,是泪水。



“爸爸累了。。。。。。”小男孩轻声说道,似乎怕吵醒男人。

我屏住了呼吸,一时不知该往哪里看,便望向小男孩身后,贴在墙上的几幅画。画中的色彩不多,却尽是黄、红、蓝等鲜艳的色彩。画的只有一大一小的两个人,背景都是一大片蔚蓝的海……



啊,多久以前,我曾撕碎儿子这样的画,只因为他没有完成堆积如山的作业?是多久以前,我几乎与儿子决裂,只因为要他放弃美术,修读商科?多久了,我不曾听过儿子心中的话,让他在自己生命中那有限的岁月里自由奔驰?

“医生说,我这里坏了。”小男孩忽然指向自己的胸口,然后望着那些稚气的画作。

“爸爸答应我,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带我去踏踏沙,听海风……不要让我的生命留白……”



不要让生命留白!我心里一惊,这句话简直是醍醐灌顶。我轻轻地抱住了那小男孩。

橙黄色的灯光,像一层雾,盖在苍白的墙壁上,温柔地包围着我们。我的思绪不住轻盈起来,漫游在虚无缥缈的脑海里。窗外,已是漆黑的国度。在医院的长椅上沉思了许久,我终于拖着沉重的一颗心,回到儿子的病房去。



当视线落在儿子那熟悉的脸庞上,我的心揪了一下。虽然房里只剩下我和脑死的儿子,但我觉得,儿子仿佛就在身边,对我微笑。在病床边,我握住儿子的手。我的心,出奇地平静。

“志翔。。。。。。妈问你,你愿不愿意捐献器官?妈今天看见一个好可爱的男孩,他很像你,可是他活不久了……妈不逼你,也不是放弃你,只想让你做个选择。如果你愿意,就做个表示吧。”我的声音抖了。

他,能听见我说话吗?

当儿子的眼角流出晶莹的泪时,我全身忍不住激动地抖着,当我感觉到儿子的心跳动渐缓时,我的泪也缓缓流下。就在当下那一刻,我做了个决定,一个一直不敢面对的事实,一个让儿子遗爱人间的决定。一个让儿子生命不留白的决定。我要儿子的生命因爱而美丽,因爱而不留白!




将文章分享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