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我的好朋友》

《我的好朋友》

*本文含负面思想及部分血腥画面,请读者谨慎阅读,以欣赏文学角度来看待,切勿模拟文中片段。

第五道:

那晚,外头雷雨交加,下着滂沱大雨,狂风如鬼哭神嚎般地敲打着窗口,外头漆黑一片,偶有闪电,却也消失于一眼瞬间。闪电进入眼帘时夹杂着一些随风狂曳的树影,发出幽幽的哀怨,犹如鬼魅般不断向我招手,气氛异常怪异恐怖。房内,我和他正欣赏着那把救赎的小刀子,幻想着得到永恒的快乐。

“准备好了吗?是时候向大家证明,你是坚强的,我是对的,让所有人都后悔自己犯下的大错!”好朋友沉稳地说道。

“对!他们是错的!你是对的!你永远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嘶吼着,毫不犹豫地拿起刀子,奋力地往肚子中大力了几下捅,应声倒下……

“砰”……洁白如一的房间突然黑漆一片,看起来是因为大雨的关系,房子跳电了。突然,一道鲜红色的灯,从屋顶穿透直射与我的眼睛,照着躺在血泊中的我。

“不对,这不是我的房间,我现在在哪?好朋友,你在哪?”我的声音变越来越柔弱无力,但意识依旧清晰得很……

霎时,房中层层叠叠的布满了镜子,镜子里出现了无数个我的好朋友,向我微笑。我伸出双手,向着他微笑,祈求等待已久的安慰。那一颦一笑,都让我感到如此心安。

突然,他不见了!所有的他都不见了!化作一团烟消失于眼前!我大惊!我的好朋友去了哪里?

层层叠叠的镜子慢慢地出现裂痕,鲜红色的血不断从里头涌出来。房间不断晃动着,房里所有的东西似乎都变得非常恐怖,白色的一事一物也一点一点地渗出了血迹,画面异常血腥。那纯白色的钢琴不间断地弹奏着《黑色星期天》,琴声越来越凄厉伤人,让人思绪痛不欲生,使我不自禁地痛苦哀叫、眼中流下血泪;白玫瑰也变成了深红色的血玫瑰,一片片的花瓣慢慢凋谢,让人感觉无限凄凉,仿佛寓意着生命走到了尽头;狂风咆哮,往我瘦弱的身躯不断拍打,犹如在我身上千刀万剐,划出一道道的伤口,让我痛苦不堪,无力挣扎。镜子中的裂痕越来越大,涌进来的血也越来越多,正打算注满这间房间,深红色的血逐渐取代了纯洁的白色……

裂痕的镜子,回拨了一幕幕的画面:母亲变态的苛责、同学毫无人性的霸凌、老师神经质的无理要求……

“啊……”我哀求地叫着,实在太痛苦了,精神和肉体都感到真真实实的痛苦。

仿佛,这次我真的走向了世界末日……

镜子的裂痕越来越大,就快要坍塌下来了。我内心极度的害怕、恐惧。,狂风持续凌虐着,也吹破层层叠叠的镜子。啊!是我的好朋友!他在那!我所处的地方让我痛不欲生,但好朋友那却是一片明净的光亮。于是,我奋不顾身地往前爬,镜子也不断地在坍塌中……琴声越加急凑……我的心跳不断加快,奋不顾身的往前爬……

终于,我紧紧地握着了他的手,他感动得紧紧抱着我。这一次,我们真的再也不分开了,再也不离开这个拥有永恒快乐的地方。最后,我们艰难地得到了胜利。





第四道:

教我钢琴的老师,指责我一直都没有长进,没见过那么愚蠢的学生。

听了之后,我开始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能自我地大笑,失心疯般的狂笑。那诡异的笑声、令人猜不透又有些魅惑的眼神、令人毫无头绪的举动,如同恶魔附身。

镜中的好朋友,对我点头。我示意地挥舞着那救赎自己灵魂的刀子,往身上割了一下,血液缓缓流了下来……

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好了,我忍不住开心满足地笑了,这些美好都是我的好朋友所给我的。

一旁的老师、母亲则早已被我的动作吓得惊呆,瘫软在地上。就这样,当他们回过神来时,老师匆匆地离开了;母亲则千篇一律地训斥我的错失,但我早已听不进去她说了些什么。我心里发了誓,我绝对不能失去这位好朋友,绝对不能。





第三道:

我对我的好朋友所说的话到了深信不疑的地步,越来越沉沦于那疼痛又堕落的快感。

我心里得到了巨大的安慰,看着皮肤因为刀痕一点一点裂开,深红色的血承受不了压力的抑制,纷纷迸发出来。

看着那止不住的血,伴随着压力一起流出了我的身体。我越来越爱那一步一步被疼痛侵蚀的感觉,舒服极了、开心极了,如同吸毒带给毒瘾发作的人兴奋一般,这一刀给了我不言而喻的快感,也让我知道,谁是我生命中真正在乎我的人。





第二道:

无意外,学年考试得了全班第一,但总平均却比上次少了两分。顿时,四周传来了同学无情的嘲笑,仿佛大家都等着哪天我遭遇滑铁卢……为什么大家都要这样对我?

回到家,天真的以为至少能让我喘口气,谁知道母亲却对我感到不满,认为我没有用心准备考试,不让我吃晚餐,把我禁足在房间一天,让我看看自己哪里错了。

看着那写苍白无力的考卷,他的存在仿佛都在肆意地摧残我的心智,告诉我自己是卑微的弱者。我无力抵抗、挣扎……我也不想的,但血一滴滴地落在纸上,夹杂些许的泪水。少了悲伤,多了一份满足、舒服。

我的好朋友果然没骗我,他永远都是带给我快乐、安慰的那个人,这方法果然奏效了,划得越深,果然越加开心。虽然依旧有些疼痛感,但感觉无与伦比的舒服……





第一道:

同学那天竟然在放学时,把我书包里的所有课本都淋湿了;对我肆意扇巴掌;嘲笑辱骂我。教室里头,老师不加理会,或是已经对同学的欺负视若无睹了吧,杂乱无序的桌椅,衣衫不整的少女。

回到家,想起了他所说的话。于是,躲进那纯白色的衣橱里,在犹豫中划下了第一道刀痕。虽然只是一道浅浅的伤痕,疼痛却一步一步地侵蚀着我全身。

我慌张害怕得不停尖叫,声嘶力竭地呐喊,仿佛世界来到了末日。庆幸的是,那些重重叠叠华丽的表演服,把我无助但刺耳的呐喊给完美遮盖了,要是给母亲知道了,那可是要受罪的啊。

血不停地流着,慢慢地染红了衣橱的一个角落;呐喊得累了,静静一个人呆在黑暗的衣橱里;止不住的泪水,诉说着独自迎接世界末日的辛酸……

“你骗我,这根本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快乐……”

“难道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又怎么会欺骗你?我没骗你,难道你不觉得罪恶感减少了很多吗?划下去,仿佛之前承受的压力都释怀了,不是吗?伤口越深,你将得到越大的快乐。”说完,他只是微微笑地看着我,却让我心中充满了对他十足的相信。




前言:

“够了,我真的受够了,你只会在这里懦弱哭泣的样子,实在是够恶心的。”我不仅没有被他安慰,且还被他的话吓到了。今天的他怎么那么不一样?没有一致的动作、神情,他的脸充满了唾弃、嘲笑的表情。我有些难过,但毕竟他是我的好朋友,难过之外,更想了解对方的感受。

“你怎么了?”我有些疑惑。

“为什么你可以那么无能?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不喜欢还要勉强喜欢,这样的生活,就是你想要的吗?这样的你,开心吗?他有点生气,但从语气中依旧能听得出其实他是为了我好。

“不开心又能怎样?我什么也做不了啊!”我的性格里,只有懦弱得特别倔强。

“谁说的?你可以尝试做一些让你开心的事啊!”他的这一句话引起了我的兴趣,犹如禁果一样深深地吸引我想要一探究竟。

“什么事?”

“拿起他,每当难受时,往身上划一刀。我保证,你将得到永恒的快乐。”他斩钉截铁地说道,并指着桌上那把用来雕刻的白色刀子。

真的吗?我心里半信半疑的相信我的好朋友所说的。

不会有错的,他是我唯一的好朋友,他说的肯定是对的。我心里想到,我不应该怀疑他,一直以来是他陪在我的左右。总是他,在黑暗降临时给我曙光。现在想让我开心起来,我竟然还怀疑他的好意。于是,我握起白色的刀柄,并启程前往永恒快乐的道路。




将文章分享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