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叙/抒情文
《他们》

《他们》




在城市尽头,没有繁华的街市,没有闪亮的霓虹;在城市的尽头,只有破旧的门枢,只有饱经生活风霜的生命;在城市的尽头,有他们这样一群人。



究竟我们应该如何称呼这群于生活泥沼中挣扎的人呢?满面油光的外劳吗?天生自带病毒的入侵者吗?还是没有前途的外来者?又或是吃饱没事就爱犯罪的变态狂?这是我最常听见的叫法,绝大多数都源自于我敬爱的长辈口中。我没有力量反驳,但我不想用这些冰冷的外号称呼他们,我想试着知道他们的名字、我想如常般呼唤一生“阿邦(abang)”又或是“姐(kak)”。



我不知道他们打何而来,也许,他们从小生长在故乡的青山绿水中,纯洁的灵魂在田野里抽穗拔节;也许,在山野的风中,他们曾经奔跑着,憧憬着自己美好的未来。跟随着风从田野中吹过,翱翔于梦想的天空,并且飞翔了心仪的大城市,甚至也期许自己在这里大展拳脚,然而却被现实的情景给揍得遍体鳞伤。



为了未来,他们努力在城市扎根,就算受到任何欺辱,他们也只好咬紧牙根,闭着眼睛,将就将就。为了生计,为了给故乡的家人过上好日子,我曾目睹他们各个白饭配咖喱汁下肚,只求用最廉价的方式让自己两餐温饱。为了生活,不,他们在这里可说是无生活可言,天天就呆在无尽的工作环境中辛勤劳动,默默为我们的家园奉献。



撇开肤色上的区别,他们的人格、他们对于生命的态度,难道就不知道我们去学习、去佩服吗?



然而,身为这片土地的主人,我们又为他们做了什么事?当他们的双眸第一次触碰到了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而露出喜悦的表情,却被我们白眼他们无知。当他们在小贩中心打扮得非常体面,用再也普通不过的炒饭、炒面为朋友庆祝生日时却遭到我们耻笑奇怪。当他们因为一整天的工作而散发出刺鼻的汗臭味时,却遭到我们无礼的嫌弃。当他们难得的假日聚集在一起,长辈们却先入为主告诫我们要远离这群“人面兽心”,又或是苦口婆心劝谏我们一定要读书,否则将来必定会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他们,卑微的他们,竭尽全力又小心翼翼地融入这块不属于他们的土地。我们,高贵的我们,恐惧害怕又画地为牢地排斥他们的融入。有时,我会迷茫于我们对他们的傲慢与偏见何时才会消除?有时,我不解明明犯罪的也包括我们,为何我们却只放大聚焦他们?到底,真的是他们的行径导致我们害怕了?还是,我们的肤浅无知造成了我们主观的歧视?



如果我们能够释出多一点善意、如果我们能够用公平的态度看待他们、如果……我想,一切的“如果”能在乌托邦建立起来的话,那么他们终将变成我们,而我们的家园会因此变得更加美丽。



将文章分享至:
Tags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