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论文
《网课不比实课好》

《网课不比实课好》



自去年起,新冠病毒好似突降的暴风,以狂风扫落叶的姿态席卷全马,使大马各行业面临寒冬,哀鸿遍野。然而,危机就是转机,许多行业故此推行网络化,“宅”工作模式因此也油然而生。其中,教育也不例外,各种网络视频、现场直播教学更是如春笋般冒起。网课崛起,这看似百家争鸣、多元喧哗的好气象,实际真的是如此吗?当我们细思,恐怕不然。



就从学生角度而言,网课明显就不比实课有效,因为长期的网课就会不自觉纵容学生的负面性格。由于不必到校上课,换言之学生就无须穿着整齐校服,无须梳理整洁的仪容,久了邋遢随便便成了陪伴学生的恶习。此外,网课亦默许了学生的惰性,屏幕后面的学生是否认真专注,老师根本就无法了解其神情、其对待课业的态度,故此,当学生开上静音、关掉视频画面时,我们又怎能知道学生的真是学习情况?更甚的是,网课环境非常糟糕,如果师生之间要有互动,人人一把声音就会致使整个空间杂乱,如果只有老师单方面教学,那恐怕也是个效率极低的教学方式。综合这三点,我们就能明白,网课效率极低,根本就无法媲美实课。须知,传输知识固然重要,但教育不应仅仅是知识上的传输,更重要的是育人,实课里老师就能以自己为榜样,为同学的品行树立榜样,更能因为有紧密的互动与交流,进而达到良好的教学效果。所以,网课不比实课好,因为它丢失了教学的初衷,滋长了学生的惰性。



以家庭经济角度而言,网课其实衍生了许多负担与压力。实课的开销已然不小,家长需要为了孩子购买书本、文具、校服等。但,与网课对比之下简直是九牛一毛。上网课的先决条件是必须每位学生都有一部先进的通讯设备及流畅的网络流量。一部先进的通讯设备就已价格不菲,最便宜且能接收视频的手机估计也要500令吉以上,而要有能够支援视频教学的网络流量也是一笔昂贵的开销。换言之,如果要上网课,父母就必须先支付600令吉的器材费用。这对于低收入家庭来说,无异于天价的开销啊。而且,如果一个家庭拥有数个孩子,网课对家长来说无疑不就是巨大的债务吗?试问,大马又有多少家庭能够负担得起这笔费用?如若负担不起,那是否意味着网课的实行已然成为划分穷人与富人的分界线?富人就有权力接受教育,穷人则因为压垮的经济只能无奈放弃,进而没有办法受到教育。这不免有失公平,须知在教育面前,应当人人平等。无论性别、肤色、贫富,人人都有机会得到知识的力量,进而去完成自己伟大的梦想。所以,我们不能只照顾富人,进而去歧视穷人,如果没有办法实行公平的网课,那么网课总将不能取代实课。



以教育者角度而言,网课更是衍生了大量的问题。首先,就正规老师角度而言,网课造成了老师许多额外的负担。或许,网课对年轻一代的老师来说是一门不费吹灰之力的工作,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忽略年纪较为年长的老师啊。在准备资料上,老师必须先将实体课本上的资料电子化,这样的操作其实相当耗时,而且亦相当无谓。此外,因为无法切身观察学生的学习情况,老师就必须额外付出心力于补充资料上,一份资料往往就是一天的准备。而且,长时间对着屏幕其实对于眼睛是一种沉重的负担。由此,一份朴实的教学工作到了网络世界里,却变得繁琐无谓、甚至危害工作的健康,这是我们乐见其成的吗?答案不言而喻,这只会让教育工作者负担超载,使他们身心俱疲。此外,网络里充斥着许多心态不良的“江湖老师”,他们或许不是正规的教师,他们有时也“兜售”教学资源,让金钱与教育挂上等号。诚然。他们的教育初衷并非是传道授业,而是想以网课噱头赚取高昂的收入,这样的行为实在不能被称颂。故此,网课始终不比实课好,因为它造成了正规老师大量的负担,也让别有居心之人萌生歹意。



综观所述,网课固然是当下的权宜之计,但长远来看,它并不能取代实课,因为网课对学生、对家长、对师者都造成了相关的影响。所以,与其长久依赖网课,并漠视网课带来的危害,我们不如正视问题,解决疫情,让实课能够快速回到正常情况,让莘莘学子再次踏进校园,感受教育的真实面貌。



将文章分享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