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叙/抒情文
《父亲》

《父亲》





没有魁梧的身姿、没有英俊的面容,我的父亲只是芸芸众生里平凡的一个人。不仅如此,父亲还标配着一只鼓鼓囊囊的啤酒肚,我老是爱拍了拍这肚子,并打趣地问这肚中装的是贪喝的啤酒还是贪吃的油水?父亲对此总爱骂我臭小子,并吹牛说这是我一生也学不来的人情世故与男人味。是的,这就是我父亲,没有朱自清笔下那般传统严厉的外表,也没有刘墉笔下那般沉默寡言的形象,我的父亲说白了有些吊儿郎当,偶时幽默风趣,整体十分平易近人。



提及父亲的性格,那更让我哭笑不得。世人笔下的父亲总是个一丝不苟、神圣且没有任何缺陷的男人。但在我眼中啊,我的父亲毛病可多着呢!他最大的毛病便是呼噜打得特别大声,一打呼噜简直如五雷轰顶迎面而来,令人顿时瑟瑟发抖。这还得说下他的习惯,他每天下班回家后,偏不爱早早上床休息,就要待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瞌睡至深夜,每次呼噜还打得特别响亮。我要是关了他的电视,他却会瞬间醒来,并且对我一番唠叨抱怨。嫌弃他的呼噜声,他也总是不承认,直到后来我特意录音取证作弄他,他竟然被自己的呼噜声吓醒了!这让我乐开怀了,也让他心虚笑说自己的“打雷声”非常响亮动听。



此外,爸爸总离不开他的“老朋友”——手机。他总爱念叨我们不要沉迷手机,要把时间多花在学业上,要多做有意义的事情。但现实的情况是他吃饭要刷手机,上厕所也要刷手机,连上床睡觉前的那一刻都还在刷手机。总之他逮着机会就要看手机,仿佛他才是手机的一家之主,真是令人有些傻眼但同时又觉得父亲有些可爱。



我一直以为父亲这种不好不坏的形象会伴随我一生,直到父亲复归大化。然而,没想一场新冠疫情的降临,却让我对父亲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还记得那是去年三月,首相临时宣布封城后,这让每天来回于新马工作的父亲脸色顿时变得沉重。他心里晓得,为了饭碗生计,他必须果断离开这里,前往新加坡独居一阵子。可是他又担心家里没有了男人在,母亲一个人会变得辛苦劳累。就这样,他的心情没有了以往的轻松惬意,而是沉默了好几天,这让我第一次切身地感受到原来父亲的压力是非常庞大的,只是在家人面前他更愿意展现自己和蔼亲切的样子而已。



后来,父亲还是决定“离家出走”了,他缓缓地、缓缓地背起那不轻不重的背包,离家的脚步却显得异常沉重。发干的嘴唇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开口,只是看了我们两眼,便无奈地踱出了家门,骑上了单车扬长远去。



望着父亲渐行渐远的背影,此刻短短的小巷,却也和父亲的背影一样,不断地被拉长着、拉长着,让我心里顿感空虚,五味杂陈。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肩上,这也让我第一次切身感受到父亲虽然平日吊儿郎当似的,但其实他一直都没有忘记自己是家里顶梁柱的责任,那抹坚强又带着沧桑的身影,在微风的萧瑟中融化了我的心。



没想一晃倏忽而逝,我与父亲已经一年有余没见,只能透过冰冷的屏幕相互传达温暖的寄语。每每与父亲联络完毕之后,心里总是不禁泛起一丝丝的涟漪,当初的各种嫌弃抱怨,在今日却让我无比想念。我想念拍打他的啤酒肚,我想念他那响亮的呼噜声,想念他坚实的身影,我想念父亲的一切。



父亲啊!谢谢你无私的付出,愿你一切安好,我也会像个男子汉一样担起家里的责任,就让我们期待再次相聚的日子吧!



将文章分享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