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论文
论《大马无须重启全国行动管制令》

论《大马无须重启全国行动管制令》



随着吉大与沙巴州近来出现疫情爆发的现象,我国每日确诊数又飙升至三位数!此外,我国现任首相慕尤丁表示无意再次重启全国行动管制令,这不禁令人感到耐人寻味,在这么严峻的时节里,为何有关当局依旧坚持现下的政策,不懂得因地制宜呢?其实,当我们细思,我们就能明白,大马现下确实无须重启行动管制令。


就经济角度探讨,大马无须重启全国行动管制令,因为大马也无力再次重启全国行动管制令,因为这俨然会使大马的经济走向无止尽的寒冬。据多家银行联合调查报告显示,大马2020年经济成长率为-6%,这意味着大马正面临着30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其程度甚至大于08年及97年的经济大萧条。诚然,在疫情的冲击下,各行各业都面临着巨大的打击,许多行业自行管令至今都依然无法获准营业,蒙受着无法估量的亏损。此外,多家银行也联合表示,若大马再次重启行管令,那么至少会有50%的中小企业难以承担营运成本和雇员薪水而选择结束经营,失业问题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将会接踵而至。而在第二次行动管制令结束后,大马失业率或将达到13%,或约300至400万人将失业。因此,生命固然可贵,但生活同样可贵,缺一不可。我们无法再次让经济停顿,更是不该希冀依赖政府援助金度日,因为行管令俨然对经济带来的影响,而且是史无前例的灾害。若再次重启,它不仅致使现下人民生活困苦,更是贻害国家一代又一代,使大马未来几代人都需要承担这次行管令之下带来的沉重负担。


此外,大马无须再次重启行管令,因为我们在各方面都已有了更加充足的经验。对比两次疫情爆发的情景,第一次我们没有标准作业程序指南(SOP)、我们没有追踪软体(My Sejahtera)、我们的医院病患位置更是有限。所以,各界能力是有限的,因此限制行动,做出各种繁琐的工作是必须的。然而,如今大爆发,无论是政府、医护人员、普通百姓,我们可是有了十足的抗疫经验,在处理疫情上,其手法自然会显得更为成熟老练、不慌不忙。因此,若在此时贸然决定实行全国行动管制令,这无疑是多此一举的。相反的,我们更应该善加运用已建立起来的抗疫基础,进行强而有力的管控措施。对此,有关当局应透过追踪软件进行精密定位,并对该地区严加管控;而疫情较为严重地区则应当重启更多之前所建立的方舱医院以治疗病患;政府自然是尽好自己的本分,严厉且公平执法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者。这样才是控制疫情的最佳方式,而不是贸然重启全国行动管制令。


再来,就算大马再次实行全国行管令,那也只是枉然,因为这也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此次疫情爆发最大的因素,罪魁祸首依旧是人民缺乏责任感。举个例子,一些从外国回来的人民总是喜欢违法居家隔离令;一些人曾前往了疫情高风险区,回家后亦不曾主动自我隔离四十日;各政党政客在这么严峻的时节依旧选择争权夺利,罔顾自己身为人民保姆的真正职责。所以,疫情再次爆发,不是医疗体系崩溃、不是病毒基因强化,归根究底,这次疫情再次爆发的最大原因还是出在人民思想观身上。所以,纵使往后颁布第二、三、四次全国行管令,只要人民的责任感低落,总是人民抱着侥幸的心态对待疫情,那么再多的全国行动管制令也是徒劳与枉然。故,要根除疫情,最有力的方式还是人民要齐心合作,抛下自私不可取的侥幸心态。当我们前往了高风险区后,我们就要主动居家隔离;当我们发现身体出现症状,我们就应当马上求医;在外我们就要配合执法者,主动带起口罩、严格保持社交距离并勤劳洗手。唯有人民重视疫情,将抗疫视为己任,大马摆脱疫情的日子方能指日可待。


纵观所述,我们不难发,不再次实施全国行管令是有理由的。所以,与其指望他人施予援手,我们倒不如从自己做起,尽好抗疫工作。只要每个人都能如此,那么相信疫情很快便能得到控制。




将文章分享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