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叙/抒情文
《外婆的糖醋排骨》

《外婆的糖醋排骨》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还是真的,就拿我们家来说吧,老妈喜欢吃清蒸鱼,老爸喜欢吃卤猪蹄,而我呢?唯独钟情于外婆烹制的糖醋排骨。


有人说,钟情于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而我钟情于糖醋排骨可是有理由的。在儿时的记忆里,爸妈因为工作忙,生下我就不管我了。于是,他们就把我送到乡下的外婆家。所以,在儿时,最喜欢我的人就只有外婆了。外婆做得一手好菜。据说,她的拿手好菜是红烧猪肉,我之所以说是“据说”,是因为我虽然也觉得红烧猪肉好吃,但自从外婆做过一回糖醋排骨给我吃了之后,糖醋排骨就是我的最爱了。


还记得我第一次吃糖醋排骨时,食物的细节不记得了,但永远记得外婆做好起锅后,就挑出一块几乎没有骨头的部位,然后吹了吹,又晃了晃,最后递给我。我就这样一手抓在手里,吧叽吧叽地啃起来。那味酸酸甜甜的,我就像吃冰棒一样,塞在嘴里舔呀,吮呀,似乎那酸酸甜甜的味永远也吮舔不尽。


自那以后,我最钟爱的菜就是外婆的糖醋排骨了。长大后,我回到城市里上学了,外婆告诉妈妈,我最爱吃的是排骨。妈妈当然记住了,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妈妈就是糖呀、盐呀、醋呀、姜呀、葱呀,一一配料都按部就班了,却还是做不出外婆的糖醋排骨味来,要么显得太酸,要么觉得太甜,即使酸甜适中,也吃不出口留余香的回味来。因此,我也就特别地思念外婆,特别想吃外婆做的糖醋排骨。


现如今,物质生活越来越好,吃的、品的食物种类也越来越多,但我独独还是忘不了外婆做的糖醋排骨。每次回老家,第一要告诉外婆的,就是给我做糖醋排骨。外婆也总是会笑呵呵地给我做糖醋排骨,依旧会挑那块没有骨头的部位,并且吹了吹,又晃了晃,最后递给我。终于,我也渐渐明白,为何别人按部就班了,依然煮不出外婆的糖醋排骨,那是因为这份简单的菜肴里包含了外婆无私又不可取代的爱呀!


但是,随着我的长大,外婆也渐渐老了,眼花了、背也驼了,手脚也不如原来麻利了,虽然馋虫时时在喉咙里爬来爬去,但看见年迈的外婆,我再也不好意思再向外婆要糖醋排骨吃了。现下,我更加希望,外婆能一直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啊。


等哪天我也学会了烹制糖醋排骨,我也要做个外婆吃,并且学她,先吹了吹,又晃了晃,最后递进她的碗里,并且对她露出满足的笑容。




将文章分享至:
Tags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