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叙/抒情文
《回家》

《回家》



一个人在城市拼搏久了,加上相继送走双亲后,“家”于我精神上而言,已经成了我内心最深处的伤痕……



无奈,上星期收到政府信函,远在750公里外的吉打新村老家,最终抵不过岁月的命运,即将被强行拆除,以供商业用途建设。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感到气愤又难过。这些年来,无论面对多少亲戚的劝阻、辱骂、威胁,我都不愿变卖、一意孤行地保留老家的一切,因为屋子是有灵性的,住久了双方都会有感情,更何况里头有着双亲的点滴回忆,我又怎么舍得把这份回忆卖了?只是没想到,那么快就要面临送别老家。



趁着拆除之前,我赶忙驱车回家一趟。漫漫十小时的路程(就职于柔佛),我是无心观赏沿途风景的,一心只想赶快回家,整理一趟,希望在最后一刻能够尽量带走所有的回忆。



抵达目的地,车门一开,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氛围便扑面而来,儿时的记忆历历在目,那个活泼乱跳的自己仿佛就在眼前与我打招呼。面对着青涩的自己,久经社会洗礼的我,也只能尴尬一笑,想着自己这些年怎么就活得那么空虚了。



举目四顾,迎接我的,是那间老态龙钟的家,久未有人照顾,加上风雨侵蚀,它已经变得摇摇欲拒,挣扎求存,仿佛随时都会坍塌。当下,我不禁握紧拳头,这些年我不也如老家一样,面临多少风雨飘摇也依固执旧负重前行,可如今依然都逃离不了悲惨的结果,最终只能无奈感叹。



屋前的那棵老枣树还在,但其芬芳早已逝去,眼前所见的不过是树枝垂垂老矣、树叶不断凋零待死的植物,它仿佛在和世人述说纵使你有多么不舍,它自己终将和主人一样,走到了命运的终点。



打开大门,久未轮转的户枢,在宁静的氛围中发出了极为不协调的巨响。尘埃犹如一道厚厚的墙,沉沉地躺在各处,阻挡着所有我过往的记忆。我的心情一阵空荡,千言万语,一时也形容不了当下的心情。



简单地打扫了一番,家算是基本回复了原貌,父母的余温早已散去,但关于父母的回忆却太多,一时在我脑中掀起云涌。看见那张书桌,我依稀记得爸爸挑灯埋头苦干的情景。后来我才明白,坐在书桌上的父亲是父爱最伟大表现。那时父亲年华正盛,作为家里顶梁柱,他牺牲了他大半辈子的时光于工作,鲜少和家人交流,只为给予家里妻子最好的环境。只怪自己当时不明白父亲的苦心,还以为他就是如此冷漠及不关心家里。我不禁心怀愧疚,因为在他临走前的几年,不断致电要我多回家,自己都未尽子女责任,鲜少回家陪伴父母,只管把生活费寄回老家,殊不知他其实生活不缺什么,只缺天伦之乐。



看见厨房,我有如看见妈妈整日忙碌的背影。一大早摸黑就已开始准备食物给丈夫孩子。之后每日骑自行车送我上下学,又要兼顾家里的大小事。总是最早起身,却也最迟入睡。虽不及别人母亲温柔,但她总是撑起家里的另一片天,把丈夫孩子照顾得稳稳妥妥的。长大后,我好几次网购了一些高科技产品回家,却被她骂了几顿浪费钱。



望着一切,物似但早已人非。只怨自己当初不懂事,只希望拥有翅膀飞向外头,却不曾回首看那对哀哀父母;只怨时间过得太快,我舍弃了三十年如一日的光景,如今却只能懊悔忏愧,看着这空荡荡的老家,想起满满的回忆,我顿时成了无比空虚的孤儿。



墙上那张陈旧的黑白全家福,泛黄的笑容也在述说着幸福早已离我远去。那是我只有五岁,彼此我们都因为刚刚搬来这里,而在镜前笑得灿烂明媚。没想到这成了我和家人唯一的合照。多年来,彼此间因为各种原因便没能再次合照一张,要嘛父亲出国公干几年,要嘛我长大之后只向往于城市的五光十色,每次回家都只是短暂逗留。母亲曾数次开口,但都被各种无心的理由推脱,没想到这恶性循环一直延续至双亲去世了都没能再完成。现今回头看斑驳的过去,错过的我想是再也回不来了。我将照片拿了下来,收藏于箱子中,这短暂的定格,我无论多久,我想会是我永远珍藏的宝物吧!



收藏了全家福,又将一些东西做了一番整理,把祖先牌请下来,打算带回家重新安奉。把没有用的家具全都打手收拾丢干净,这下好了,整间屋子空荡如我。



翌日,看了两眼老家,心里万般思绪,但我想也到了诀别老家,回到自己的城市。人生的路,得一直走下去,而且间种不断会有新的遗憾和后悔让我们痛心疾首。或许,这就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啊。



将文章分享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