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叙/抒情文
父爱

父爱



我仍记得那个黄昏,那个背影,那个男人,那天,空气中弥漫着爱的味道,那么深沉而浓烈。
——题记



黄昏的灯光摇曳不定,一如男人摇摆不定的心。


男人蹲在水泥地上。昏暗的平房里,充斥着浓烈的烟草味儿。轻轻地,男人熄灭手中零星的火光,吐出最后一缕烟雾。他缓缓地,缓缓地背起那不轻不重的背包,发干的嘴唇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开口,只是摇了摇头,无奈地踱出了家门。


这个男人,便是我的父亲。我不曾想过那些外出打工的人会是我身边的任何人,更别提父亲。不是觉得他们无能,而是不能忍受亲人受苦的心酸。但为了生计,父亲还是背起了负担,出海三个月去了。


父亲走了,我搀扶着年迈的外婆立在门口,望着父亲渐行渐远的背影,此刻短短的小巷,却变得那么漫长。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肩上,父亲那抹坚强又带着沧桑的身影,在微风的萧瑟中融化了我那颗叛逆的心。


父亲走得很慢,每走几步就会留恋地停下脚步注视着我和奶奶,他饱含风霜的脸皱得像久旱的老树皮一样干燥而没有水分。然而时间总是趁人不备的,偷偷爬上双肩。任何事物都躲不过时间的炙烤,时间让青春的小树越发枝繁叶茂,让车轮的辅条越发生锈,让一座老屋驼了背,却压不垮父亲坚实的背。


终于到了转角,父亲放下背包,深深凝视着我们,再次和我们挥手道别,而后干脆地走了。转身之际,我分明看到他泛红的泪花。原来这个坚强的男人,也有如此感性的一面。


奶奶曾说过,父亲的一生是极少哭泣的,这样一个能屈能伸的男人,为了照顾这个家,毅然选择了离别。他也曾矛盾过,挣扎过,也曾放不下,舍不得,可他从没说过,怨过。


我遥望远方夕阳,恍如那个背影仍在余晖中晃动,如我那怦然跳动的心脏,久久不能忘却。也许我们曾茫然,未曾领略泪下所藏的情感。也许我们总是忙碌,未曾体会手边温水所含的情感。而最叫人伤怀的,是那未曾明言的父爱,恍如空气一般,时时围绕在我们身边,却让我们不曾用心留意。


将文章分享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